薄荷糖址

她坐成了雕像 背靠着我肩膀

zsqg磕爆
每次分组都在一起也真是没谁了

我!扒糖!
真的不打算入股吗!

「卜洋」给你宇宙

短篇一发完





卜凡最近偶然听了首歌,叫什么,给你宇宙?





他也不知道他一钢筋直男怎么会喜欢上这种腻腻乎乎专属小女生的歌。可能是春天到了万物复苏了吧。





-是不是喝了太多的咖啡
-心脏咚咚跳个不停
-难以入睡
在n天的失眠后,卜凡觉着自个儿现在就是唱《给你宇宙》那个组合名的状态,脸红的思春期。钢筋直男大概是在发现自己喜欢上木子洋之后,就开始显得不太正常了。





他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木子洋,哪怕是四个人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总是站在最边上,离木子洋远远的,低着头一言不发。即使木子洋将目光投向他,他也只是眼神飘忽闪躲,完全不敢与木子洋对视。这太糟糕了。现在是深夜,卜凡一点都没有想睡的欲望,他孤零零地站在阳台上,风刮的他紧了紧身上的的貂毛睡衣,他有点手痒了。明明前一阵刚戒的烟,可现在脑子清醒得让他思考不了事情,他又想抽烟了。他悄声走到床边伸手掏了掏床缝,找出一包之前私藏在身边的烟抽了根点了火。火星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烟味很快充斥了整个客厅。还好最近小弟回去了,客厅只剩了他一人睡。





“你在躲我。”这是一个肯定句,出自木子洋之口。卜凡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房门外的人吓得一哆嗦,快抽完的烟差点烫了手。他赶紧把烟扔烟灰缸里熄了,向木子洋打着哈哈。
“那啥,洋哥你还没睡啊。”
“你不也没睡吗。”他眼神犀利地看着卜凡,即使没开灯卜凡也突然感到后背一凉。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两个人就这么站在原地盯着对方。明明刚刚在阳台还冷的直打颤,现在却热的后背冒汗,卜凡觉得这太糟糕了。最后还是木子洋打破了僵局。





“说吧,为什么躲我。”木子洋双手交叉倚在门框上,眼里传来的杀气让卜凡抖了三抖。卜凡一时也接不上他的话,为什么躲?他总不可能把真实原因告诉木子洋吧。他觉着现在两人的关系挺好的,要是说了真话,连好兄弟都做不成了,他到时候找谁哭去?
“你讨厌我?”
“怎么可能!”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那你喜欢我吗。”
“喜喜喜…”得,露馅了。卜凡突然想扇自己一巴掌,怎么就管不住这嘴呢。木子洋看着卜凡那挤眉弄眼的表情突然有点想笑。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站直了身子走到卜凡面前拍了拍他的脸。





“要不是这么套你话,你还不知道得躲我到什么时候。”
卜凡突然呆在了原地,这又是什么操作?洋哥难道不应该是冷着个脸回房间然后咣的一声把门关上吗,钢筋直男的脑子突然就转不过弯了。
“得了,哥哥睡了。你自个儿一个人慢慢想吧。”
木子洋看着缓不过劲的卜凡有点郁闷。转过身刚想回房就被卜凡钳制住了,他死死地按住木子洋的肩,眼里迸发出的光似是要将木子洋团团围住。
“等会,哥哥。你意思是…?”
木子洋突然想打爆眼前这个人型哈士奇的狗头,直男的思维他果然是摸不透。僵持了一会,卜凡突然俯下身在自己枕头底下摸了摸,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捯饬了一会。一个清新女声传进木子洋耳里,他思考了会,突然想起来是前阵子听的那首很火的《给你宇宙》。






-Cause I'm a pilot anywhere.
-Lightning star Shooting star.
-把我的宇宙给你





“哥哥,我把我的宇宙都给你。”
木子洋看着卜凡的傻样轻笑了起来。
“行吧,那哥哥我就勉强住进你的宇宙里吧。”
END.

对不起我又打脸了👋
这几天看tag里面很丧我还是手痒了
最近没什么脑洞了所以写的也是十分的妙不可言 委屈大家了
虽然卜洋十分的虐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他俩
看今天的oxlxs感觉两人哪儿都巨搭即使没什么互动(十分滴cp滤镜
不管怎么说 还是不改初心吧 自己磕的cp跪着也要磕完
而且我觉得我再不磕卜洋这个人就要当着我的面磕图谋卜鬼了:) @不二

「卜洋」梨花树下

-军官凡x戏子洋
-小学生文笔
-ooc致歉





一、
又是一年春,梨园后面那棵梨树开花了。
梨树上的少年一袭白色长褂,手扶着粗壮的树枝,两条腿在褂下晃啊晃,风带下几朵梨花瓣儿落在少年头上,活脱脱就像个上天派来的小精灵,守护着这棵百年梨树。树下的少年看着树上的美人有点眼红,抬起腿奋力蹬着粗糙的树皮,死活没爬上去一点儿。咯咯的笑声从树上传来,少年抬头瞧了两眼,顿时就傻在了原地。没想到他笑起来还要好看。
“我叫李振洋,你呢?”
“我叫卜凡。”李振洋略带鼻音的悦耳嗓音像一阵清风轻轻撩拨着卜凡。李振洋,这三个字从此刻重重地刻在了卜凡心上。



那天之后,卜凡时时挂念着那个少年。趁卜老爷子在梨园里头听戏听的入迷,卜凡又偷偷溜到了梨园后头的那棵梨树下面。
“李振洋?李振洋?”卜凡跟自言自语似的,声音嗡嗡的,咬字确是清晰的很。李振洋不知从哪儿窜了出来,悄无声息站到了晃神儿的卜凡身后,用那白净的纤手蒙住了身前人的眼睛,故意压低了嗓音。
“猜猜我是谁?”
“李振洋!”卜凡猛然握住李振洋的手腕将人手扯了下来,转过身来面对着李振洋,脸上的欣喜一目了然。两人虽然相差两岁,不知是李振洋厌食还是卜凡发育得快,个子也都差不多。可能是平日老跟着卜老爷子,卜凡算是同龄人里身材拔尖的,而木子洋站在卜凡身旁就显得略微娇小了,细皮嫩肉得像个女孩子,跟卜凡一比,两人的肤色也是天差地别。
“等我哪天带你出梨园玩玩,老闷在这儿多没意思。”卜凡看着李振洋的脸上开的笑颜,突然觉得这个决定做对了。两人背倚着梨花树,肩靠着肩,卜凡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他将手往李振洋那儿凑了凑,伸出了自己的小指去勾李振洋的小指。李振洋自然发现了卜凡的小动作,也没说什么,只是嘴角噙着一抹笑。岁月静好。



卜老爷子几乎天天都要来一次梨园,这也方便了卜凡来找李振洋。李振洋还是每次都会蒙住卜凡的眼睛,让卜凡猜他是谁,卜凡也不厌烦,十四五岁的少年,正是情窦初开之时,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两人心里,生根到发芽。



这两天卜凡还是照常跟着卜老爷子到梨园去,溜到后院等了半天,却始终没有人像以前那样蒙住他的眼。木子洋突然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卜凡不相信李振洋会一声不吭地离开梨园,离开这棵属于他和他的梨树。他在这棵梨树下等了一天又一天,哪怕是风吹草动,他都要转过头去看是不是他印象中那个一袭白色长褂,会冲着他笑得灿烂的李振洋。日复一日,卜凡渐渐还是黯淡了神色。





二、
梨园后边的那棵梨树每年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卜凡每过一阵还是会去梨树下看看,当年的少年郎是愈发俊朗了,也愈发出息了。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和卜老爷子的人脉,当了位军官,也打出了一片自己的天下。
听说今天梨园新来了位角儿,是位美人,身段唱腔样样都让观众赞不绝口。卜凡受友人之邀,一道去了梨园,看看那新来的戏子,顺道儿再去看看那梨树。
“哟,凡爷秦爷来了啊!来来来里边请!”卜凡和友人一身军装径直走向贵宾席,让一旁那些老爷妇人纷纷侧目看向卜凡这一桌,似乎是被两人的风姿气派所吸引。小厮弯下腰在卜凡耳旁说了些什么,卜凡点点头,两指从口袋里夹出了些小费,那小厮立马笑得合不拢嘴,接了小费激动得连声道“谢谢爷”就退下了。



半晌,终于等来了那戏子。举步如和风抚柳,启齿似燕语呢喃。一汪清眸如水,一抹青黛如烟,眉间带丝丝缱绻,让人醉心。那戏子扫视了一圈台下,无意间瞄到了小包厢里端坐着的卜凡。卜凡注意到了他那一瞬的不自然和颤抖的嗓音,忽然觉着对这戏子有一丝熟悉感。一曲毕,散场。那人回了后台,卜凡也起身跟了进去。他侧身躲在门口窥视,待那人将脸上的妆尽数卸下,他终是忍不住了,有些颤抖地将人抱在了怀里。
“李振洋,你可知罪,你知道你让我等了多久吗?”
“爷,我不过只是个戏子罢了,我叫木子洋,不是什么李振洋。”卜凡直勾勾地看着他,他被他盯得满脸通红,眼神里尽是闪躲。卜凡将他耳边的发顺至耳后,道不尽的温柔。他低下头,轻吻着木子洋的唇,解开他身上还未换下的戏服,顺着衣缝将微凉的手贴近了那人炙热的身。
“爷!”木子洋尖叫出声,后话却被卜凡尽数堵在了嗓门口,木子洋被他吻的晕晕乎乎,忽然天旋地转被人横抱了起来走向那以前属于李振洋的卧室。里面像是新打扫过一样,家具什么的也都换了新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梨花香。这让卜凡更加笃定了木子洋就是李振洋的念头,将人轻放于榻上附身压了上去。



“李振洋,是你吧。”
“唔…是我,爷,是我…”
一室旖旎,满目春光。



打那天两人确定了心意后,卜凡又开始天天往梨园跑了,找李振洋温存那么一番。李振洋也不天天上台唱戏,隔几天才唱那么一曲《牡丹亭》。这曲是卜凡最喜欢听的曲儿,也是李振洋最喜欢唱的曲儿,如今与其说是唱给观众听,不如说是唱给卜凡一人听。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三、
纸终究还是包不住火的。卜凡和李振洋的事还是被卜老爷子知道了。那天,卜凡刚从梨园回来,卜老爷子就在大堂里坐着,一见卜凡满面春风,脸上表情又冷了几分。
“你年轻气盛玩玩可以理解,不过也该成熟了。我看那个高家的小姐不错,我和她家里谈过了,过一阵有个黄道吉日,趁那天把事儿办了。这两天和那个什么木子洋断干净了。”
“爷爷!我和他是真的!”
“真什么真!两个男人之间能有什么真感情!”卜凡急了,满脸怒气地将身上的袍子直接往地上一扔。卜老爷子狠拍了下桌子,震得茶具叮当响,伴随着两声咳嗽,声线不带一丝温度。“那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孙子。”



第二天,卜凡还是去了梨园。卜凡身边的侍从在事发没多久之后就将他和卜老爷子的事尽数告诉了李振洋。李振洋觉得也该和卜凡做个了结了。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做爱,没有了之前的温存,多了些粗暴。“这是我最后一次放你进梨园了。卜凡,咱俩不可能的,回去听卜老爷子的话,和高小姐…”事后,李振洋窝在被子里,缓着气息看似平静地对卜凡说道。说罢,卜凡就猛地坐了起来,将扔在一旁的军装穿上了身。
“不再见。”这句话是卜凡关上房门时对李振洋说的最后一句话。李振洋眼眶酸涩的很,有什么东西从眼角滑落,滴于枕上,渐渐消失痕迹。





四、
卜凡成亲那天很热闹,卜老爷子人脉广,卜凡也不差,四面八方都是赶来祝贺的人。而梨园这里却乱了套。
“爷!梨园着火了!”
“什么?!”



卜凡赶到梨园的时候火势还是很旺,几米开外都能感受到滚滚热浪袭来,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让人不敢靠近。几个小厮聚在一块,卜凡走上前去却只听到他们讨论的激烈。听闻李振洋还在里头的时候,卜凡眼前突然一黑,腿似乎没有力气再支撑着他。火势渐弱,卜凡跟丢了魂儿似的走到了那棵梨树旁,他死死地用手指抠着那棵梨树,哭的像个年少的孩子,他没料想到他一时置气对李振洋说的那句“不再见”今儿竟成了真。
那和高家小姐的亲事,自然是被卜凡果断取消了。
梨园被烧了个干净,只剩下了后边那棵梨树。
这大火来的蹊跷,虽然有人对外宣称是一个小厮无意间打翻了烛火,把梨园里头的幕布给烧着了,才酿成如此大祸,但是卜凡不信。他派人暗中打听了几个月,才打听到点风声。
这火啊,是卜老爷子派下人去放的。
卜凡其实心里也有点儿底,他对卜老爷子没什么感情,父母去世得早,卜老爷子虽说撑着这个家,但只是视卜凡为一枚棋子罢了,如今他对卜老爷子,也只剩下了恨。
两个月后,卜老爷子病逝。卜凡并未大办丧事,只是花重金找人在梨树前重建了个一模一样的梨园。工程结束后,卜凡天天除了办公事就是往梨园跑,念着那首《牡丹亭》。





五、
这天,卜凡办完了一天的公事后,还是照旧去了梨园。
刚到门口,卜凡就愣在了原地。这声音是…他小心翼翼地迈出了一步又一步,那曲熟悉的《牡丹亭》也离他愈来愈近。他偷偷地向梨园里头看去,还是那一汪清眸,还是那一抹青黛。



卜凡的泪就这么从眼角滑下,滴落无声。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END.

「卜洋」姻

-卜凡x李振洋
-私设有 断袖合法
-ooc致歉 小学生文笔
-一发完





慈眉一点,有情人终成眷属。
红绳一牵,逃不过三世宿缘。





“卜凡,这事咱俩没完!”李振洋拍桌而起,怒目横对,挂在腰间的玉佩也跟着抖了三抖。纨绔子弟卜凡倒是没什么反应,翘着个二郎腿坐在榻上,细细打量着自个儿的手,过了老半天才蹦出一句话。
“第4190次。”
“你!”李振洋顿时哑口无言,气的一屁股又坐在凳子上,捂着心口半晌说不出话来。李振洋,卜凡,一对打小就注定好的欢喜冤家。





卜李两家是世交,卜凡刚出生时,李振洋两岁,李老爷自然抱着李振洋去卜府恭贺,谁知李振洋一看见卜凡,便拍了拍父亲,满脸嫌弃地凑到父亲耳边小声说道“凡弟弟长得好丑啊。”卜凡跟感应到有人在说他坏话似的,皱着一张小脸就哇哇大哭起来。李振洋更不喜欢这个弟弟了,但是迫于父亲,只好无奈地摘下自己身上的另一块玉佩放在了卜凡怀里。也是神奇,卜凡碰到那块玉的瞬间,既不哭也不闹了,只是死死地抱着玉,卜夫人想趁小孩睡着时偷偷拿走,谁知一碰就醒,还大哭了起来,卜夫人也无奈,只好天天让他抱着。





李振洋七岁,卜凡五岁时,李夫人被诊出了喜脉。卜李两家二话不说,当场就给订下了娃娃亲。接生那天,两家人都在门外焦急等待消息,当明亮的哭声从屋里传出来时,李振洋和卜凡还在斗嘴。
“肯定是个弟弟!”
“你瞎说!父亲说了是个女娃,将来要给我做媳妇的!”
“恭喜老爷!是个俊俏的男娃!”
“我……”卜凡的眼睛瞬间就盈满了泪水,哇地一声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李振洋抿了抿嘴,还是决定不打击卜凡幼小的心灵,跟个小大人似的,蹲着拍了拍卜凡的肩。
“倔死了,我就说了让你信我吧。”卜凡哭得更伤心了,两家人只好轮流上去劝,李父也为此训了李振洋一顿,搞的李振洋也委屈得不行,气冲冲地跑回自个儿屋里,坐在榻上哽咽了一下午。两人的梁子就此结下。





李振洋的弟弟叫李英超,正如接生婆说的那样,是个俊俏的男娃。肤如凝脂,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跟装满了世间星辰似的,连女子看了都心生羡慕,自叹不如。李英超独爱甜食,李母管的严,怕他坏了牙,一周只许吃一次。李英超没办法,只好撒娇让宠他的李振洋去厨房取个几块糕点,时间长了,李母也发现了些倪端,连着把李振洋的甜食也给禁了。情急之下,李英超将目光投向了府外的卜凡。李英超其实是怕卜凡的,他觉着卜凡长得太凶狠,一点也不像哥哥那样温柔,虽然他的性格与外表极其不符,还有点傻兮兮的。
“凡子,每次来记着偷偷带点甜食给小弟,不然你连李府的门槛都别想过。”李振洋还是俨然一副大哥的模样拍拍卜凡肩头,其实卜凡知道李振洋是真的干得出这种事的,也只能言听计从。卜凡虽然和李振洋结下了梁子,但还是天天往李府跑。起初,李振洋和卜凡斗嘴时,卜凡还是占下风的。等上了学堂之后,卜凡也学聪明了,知道怎么去反驳李振洋,倒是常常说得李振洋哑口无言。懂事之后,卜凡也懒得吵,李振洋发脾气时,他就报出他记着的两人斗嘴的次数。这年,李振洋十二岁,卜凡十岁,李英超五岁。





李振洋二十三岁时,仍未娶未嫁。他自成年就因淡雅如风早已成为京城有名的翩翩公子,无数大户人家都想将自己女儿送入李府,成为李大公子的正妻。也有人曾怀疑李大少爷不近女色,将自家认为长得不赖小厮的带去李府试探试探,李振洋仍不为所动。这年,李英超成年,卜李两大家族总不可能出尔反尔,当年订的娃娃亲还是要按规矩办的。
“哥,我不想嫁。”
“超儿,别胡闹。”
成亲前一天晚上,李英超来找李振洋,虽知婚事不可能取消,但还是想让哥哥帮着看看是否能扭转一下局面。李振洋面不改色地板着一张脸,李英超便知道这事不容拒绝。李振洋看着自家弟弟那一点一点蓄满泪水的眼眶,心下一动,也只能咬了咬牙狠下心。
“超儿,我不能像小时那样护着你了。到了卜府,好自为之。来人,把小少爷带回自己房间看住了!”
待仆人将李英超带走之后,李振洋突然感到脖颈处一阵酸麻,接着便不省人事,倒入身后人的怀中,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对不起。”





李振洋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早已凤冠霞披置于轿内,视线也被红盖头挡住了,完全不知是什么情况。他试图动一动身子,却感觉连一根手指都无力抬动。李振洋被颠的整个人晕晕乎乎的,有些不舒服,耳膜也被震得嗡嗡的。过了好一阵,外面敲锣打鼓的声音突然停了,轿子也被放了下来。他身前的红帘被人掀了起来,自己也被扶出了轿。毕竟是两个男子成亲,诸多事宜也都省去,李振洋直接被人领进了喜堂。
“吉时已到!”
李振洋并不知道对面那个与他拜堂是谁,他觉得可能是一个富家子弟,亦或许是个老爷辈,他不想反抗,只是为自己感到有些悲哀。一个高大精瘦的身影突然浮现在他脑海,这时候,卜凡和超儿也该礼成了吧。





李振洋被侍女带进了屋,静静地坐在榻上等待新郎的到来。吱吖一声,门被缓缓打开。那人拿了桌上的喜秤,向他逼近。酒气和一股熟悉的味道混在一起钻进了他的鼻腔,他说不上来是谁,但突然瞥见了那人腰间挂着的玉佩,顿时了然。他突然有点想笑,合着这两人是早就计划好了骗我啊。
红盖头不知被那人挑落在了何处,那人充斥着美酒香的唇立刻附上了李振洋的唇。果然,一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庞映入眼帘。





卜凡。

————————————————
天庭里有个上仙叫月老。




相传月老用红线来系夫妻两人的脚,两人降生时就已拴住了,以后即使仇敌之家、贫富悬殊、丑美不等、相隔万里,也必成夫妻。



偏偏月老身边最近新来了个童子。月老本有意用红线将卜凡和李英超的脚系住。可偏偏玉帝找他有点事儿,无奈之下,月老只得把这项工作交给了那个新来的童子。可能也是因为紧张吧,手一抖,竟将红线绑在了李英超的哥哥李振洋和卜凡这一对冤家的脚上。




月老本欲怪罪,却无意中看见了未来的李振洋和卜凡在一起后的生活比李英超和卜凡在一起好得多,便饶了这个童子,甚至发现这个童子的眼光还不赖。
END.

[异洋]他们

-王子异x木子洋
-第一人称视角
-ooc致歉 小学生文笔
-平淡向短篇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假期的时候,在米兰的一个清吧里偶遇了两个人。




王子异和木子洋。几年前,两个人参加完一个网络节目就销声匿迹了。那节目在当时还挺火的,他俩颜值高性格好,也有了不少粉丝,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跟雪藏了似的,两人同时淡出大众的视线,微博也都注销了。




“Hello,are those two your bosses?”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有些好奇地问了问吧台里那个正在擦酒杯的小哥。那小哥可能以为我对他俩有点意思,玩笑性地警示了我下。
“Yeah!they are a couple.”情侣?我有些出乎意料,突然想起来几年前在节目里两人的一个互动。等待排名时,木子洋就静静地坐在座位上看着旁边的王子异,眼神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当时两家大势cp粉还为此撕过一场,谁能料想到邪教居然成了真呢。现在想来,倒是有种说不尽的缠绵。




他俩坐在一个隔间里,从我的角度看去只能看见王子异的正脸。说实话,看上去好像没几年前那么稚嫩了,反而变成熟了,跟当时的木子洋差不多。他可能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跟木子洋说了几句话便起了身对着我笑了笑。从背面看不清木子洋在做什么,好像是在整理衣着,动作慢了些,王子异也不催,看他的眼神只是更多了些宠溺。




“你是中国人?看你眼神好像认识我和子洋。”他俩十指紧扣着朝我走过来,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如果说王子异变成熟了,那木子洋便正好与他相反,立体感的面庞柔和了许多,比之前圆润了不少,反倒感觉变得有点小孩子气了。我突然注意到两人无名指上的对戒。
“你们结婚了?”他俩相视一笑,炫耀似的举起了紧牵在一起的手。戒指挺亮眼的,我被刺得有点睁不开眼,这狗粮吃的我有点猝不及防。王子异细心地帮木子洋把凳子拉开,坐在我旁边,和我说一些他俩的爱情故事。木子洋偶尔也会插两句嘴,甜蜜的很。




他俩还真是节目里好上的。王子异先看上的木子洋,只不过当时视频剪辑问题,像木子洋单方面对王子异有意思,而且当时节目组为了效果,不得不让他俩和其他人组cp。这不,一下节目两人就私奔到国外隐居起来了。这么多年了,他俩也没想到现在还会有人记得他们,甚至也没想到有人会关注到他们当时背后的那么隐蔽的一些细节。




“这样的生活其实挺好的,子洋有兴致时就在这儿唱唱歌什么的,梦想也算是实现了。”
“我呢,比起做偶像啊,还是觉得子洋是我一辈子的希望。”
END.
瞎写的产物,写的没什么头绪,辣眼很抱歉。

[卜洋]00:00

-卜凡x木子洋
-超薄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
-ooc致歉




卜洋两人是卜凡舍友最想烧死的一对情侣狗。




两人当时在北服都是妹子收割机,没想到卜凡这人一句“不喜欢女人喜欢电脑”直接让众多学姐学妹寒了心,纷纷把自己的大旗倒向了木子洋一边。可能也是缘分吧,本没交集的两人频频偶遇,木子洋看起来好像是没怎么注意卜凡,可卜凡倒是对木子洋挺感兴趣的。卜凡舍友看他这么上心,纷纷打趣道卜凡是不是弯了,劝他看上了就追,别万一被哪个学姐或者小学妹拐走了。




“这样吧,打个赌。我一个月追到木子洋,追到请你们吃饭。”卜凡大爷似的坐在电脑椅上,挑了挑眉,信誓旦旦地说道。舍友倒是愣了,还放狠话?难不成这是真弯了,铁哈士奇居然舍得拔毛了,天下罕事啊旁友们!感叹完便赶紧围成一团给卜凡出谋划策追木子洋,打算好好坑卜凡一顿。




“喏,木子洋qq号,我可是花了老大功夫才搞来的,吃饭的事别忘了。”第二天中午,卜凡好基友进宿舍的时候扔了个小纸条给他,卜凡一接着就赶紧开了qq加了木子洋,木子洋手速也挺快,直接就给加上了。




“那个…学长好,我是卜凡”
“啊你好!我是木子洋,有听说过你。”一句话就让平时没皮没脸的卜凡害臊了,一时之下但竟不知道怎么回过去。基友在一旁有些看不下去了,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指导卜凡。在老江湖的带领下,卜凡成功约到了木子洋一起吃饭。




卜凡看到木子洋那一瞬间,其实是被惊艳到了。黑发柔顺地贴在脑袋上,带着副金框眼镜,高挑身材成功把灰色长大衣撑了起来,明明那么简单的一套衣服,穿在他身上怎么就那么引人注目呢。说真的,他是真的感觉自己陷入爱河了。




一顿饭下来,两人聊的挺愉快的,也意外发现双方的口味还是很相似的,除了螃蟹。螃蟹一上桌的时候,卜凡注意到木子洋的面部表情顿时就僵硬了,让他吃螃蟹也是满脸抗拒。问木子洋为什么不吃螃蟹,理由却让卜凡觉得这人怎么那么可爱呢,喜欢吃螃蟹却嫌螃蟹长的丑?卜凡咧嘴一笑,伸手就开始帮木子洋剥螃蟹,剥完了还体贴地喂到人嘴边看着他吃。这样也挺好,是吧。



一个月的期限很快就到了。最后一天的时候,舍友几乎是把卜凡扛到木子洋面前的,扛过来之后几个人直接就瘫了,192可不是开玩笑的。卜凡对几个人使了使眼色,舍友也挺有眼力见,手搀着手就走了。卜凡也不急着表白,牵着木子洋的手就上街玩去了。23:59的时候,卜凡开了qq通话。




“木子洋,咱俩凑合过吧。”
“那你可得给我剥一辈子蟹子,还得做木子洋专属桃木剑。”
“得嘞!”



木子洋答应的时候刚好00:00。
卜凡舍友当场暴毙。
当然最后卜大爷还是请他们吃了饭,毕竟一群人拿着他的黑料威胁他。
END.
本来想写虐的但是感觉一发写不完 所以改成这样了
食用愉快!